寒雨

自我矛盾和人格分裂患者
笔名寒雨离寂
文笔超级渣,每天都希望自己的文笔能好一点

世界之大,能遇见肯接纳我的人们是我的幸运。

《王墓》

《王墓》
1.ooc预警
2.文笔超烂

写的不好请多包容,我知道自己很渣😭
私心渴望评论,好的坏的照单全收

@雷安jiqing九十分

已经不知道睡了多久了……

阴暗的封闭空间,闷闷的空气,如鬼魅跳动的烛火,四周全是厚实的泥土,一个棺材静静地躺在人工挖出来的地表。

一瞬间,安迷修似乎想起了什么。

“我已经时日不多了,安。”

“殿下是神明保佑之人,一定能够活得长久的。”

“我自己的身体,我比谁都清楚。”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想不起来了……

安迷修用了摇了摇脑袋,可那一点零星的记忆并不能唤醒全部。他是在冰棺中醒来的,寒气一点点散发,身体里原本凝固的血液在岁月的呼唤中苏醒,慢慢流动出鲜活的色彩。

黑暗之中,他隐约听到了什么。

“喂,老大,我们还是走吧,这可是坟墓哪!”

“怕什么!这可是帝王墓,值钱的东西多了去了,你不想发财啊?”

“可……可是……”

“闭嘴,要不你自己回去,别烦我!”

这是……贼吗?

安迷修皱了皱眉,下意识地握紧了腰间的利剑。

他大步向前,脚掌踏过厚厚的泥土,摇曳的微光中,两个贼眉鼠眼的贼还在争论,摸索着开启中间帝王墓的方法。

“听说帝王被葬时连同金银珠宝也一同下葬,哈哈!老子真是好运!碰到了这么个墓!”

“随便刨别人的坟是不礼貌的行为吧?”

听到了安迷修的声音,两个贼心下一惊,像慢镜头回放似地转过头去,在看见安迷修后瞬间尖叫出声。

“妈呀!有鬼啊!!!”

“?”

安迷修一脸不解,他一身劲装,身后的长发高高束起,腰间配着他生活的年代皇室暗卫特有的银剑。

鬼?他这副样子哪里像鬼了?

安迷修正想出手将两人治服,谁知那两个贼早已经跑的没影没踪了。

“好奇怪的人……”

安迷修晃晃头,径直走上前,入眼的却是一具透明的巨大棺椁,或许棺椁有某种防腐的效用,里面躺着的人至今还是生前的模样。

白瓷皮肤,黑长墨发,看起来料子极佳的绸缎衣饰,无不彰显这位的身份尊贵。

但吸引了安迷修的目光的却是棺椁旁的一条长长的白色发带。

“安,这个给你。”

“这不是殿下的发带吗?为何……”

“不是说定情信物要贴身物品,这个给你好了。”

“哎?可是……可是殿下,这样是不行的。”

“管他行不行,反正你得收下!”

“我……”

定情……信物?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殿下……

“布伦达……”安迷修喃喃出声。

原来如此……你已经死了吗?那我……我为什么又会醒来呢?








“哇,那个小哥哥是在cosplay吗?好帅啊!”

“对啊!要不过去搭讪一下?”

安迷修迷茫地走在大街上,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年代,世界在他下葬后的几百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什么都变了。

还未等弄明白这一切,旁边突然有只手伸了过来,安迷修下意识一捉,却得来那人一声轻笑:“这位同学还真是反应迅速啊,你是来cosplay的吗?”

安迷修转过身,黑头发紫色眼睛,长长的白色发带……布伦达?

“我是雷狮,凉城大学cpsplay社团的社长。”

不是啊……

见安迷修在发呆,雷狮故意凑近他,湿热的气息扑在他的脸上:“你听到我说话了吗?同学?”

太近了……

“啊……”安迷修有些闪躲地回答,“嗯,雷狮,你好,在下安迷修。”

大学?可……什么累?还有同学?那些是什么?

“你不会连cosplay都不懂就穿成这副样子吧?”雷狮轻扬嘴角,眼底的清澈的笑意在安迷修看来却是某种嘲讽。

“算了,不和你闹,”雷狮笑着揉了揉安迷修的头发,“你有别的衣服吗?”

“没……没有。”安迷修被揉得有点懵,刚才心里上升的一点不爽瞬间烟消云散。

听师傅说摸头是亲密友好的动作……雷狮和他才刚刚认识吧?

“你有钱吗?”

“没……”那是什么东西?

“这样啊,”雷狮似乎头疼地叹了口气,“那你来我宿舍吧,我把我的衣服给你穿,你这样太招摇。”

“哦。”

安迷修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拐回了雷狮的家。雷狮的宿舍是单人宿舍,等他套上雷狮的衣服才发现……太大了。

袖子都遮住手掌了,裤子还好些。

“那个,雷狮,你没有小一点的衣服吗?”

“没有,就这些。”

蓝白色的带帽卫衣穿在安迷修身上显得有些稚气,像个小孩偷偷穿大人的衣服一样。

“你住哪儿,安迷修。”雷狮随意地撑着头问。

“呃……在下还没有住的地方。”

“这样啊……嗯……反正我也挺无聊的,你要不要跟我住?”雷狮回头看他,笑容有些诡异。

“行……吧。”安迷修有些不舒服,怎么感觉像是入坑了呢?

“殿下,西北边境的防线已被蛮族攻破,他们已经占领了两座城池了!”

布伦达抿了抿唇,挥手让通报的人下去,转身却对上一双青色的碧眼。

“殿下,要不让我……”

“不行!我不会同意的!”

“可是我曾经对抗过蛮族,现在只有我能出战了!”

布伦达咬牙看他:“安!你别忘了你是暗卫团的团长!你应该时刻在我身边!”

“但是!如果我国战败,那么一切都是乌有了。殿下,你就让我出兵吧!”

“你……为什么呢,就这一次,安。”然后,就算你不同意,我也不会再让你走了。

雷狮睁开眼,梦境里的人的无奈和心痛像是通过某种连接传达到他的心脏,让他痛得不得了。

结局他是知道的,他一直都知道。他从小到大就在做这样的梦,梦里有他,还有安迷修。

那些梦里的故事像是沙漠吹不散的沙,一直在他脑子的重复播放,直到看到安迷修的那一刻,一切似乎都明了了。

雷狮记起了一切,国家……战争……权位……以及安迷修。

从小到大的一切都有了解释。

梦后莫名的心痛,看到暗卫两个字总是会不自觉停留几秒,对战争有莫名的厌恶……一切的一切,全是源于千年之前。

那一战,即便是安迷修带兵,蛮族也还是赢了,而他不得已亲自带兵征战,虽然最后取得了胜利,军队却伤亡惨重,他自己也病入膏肓。

本来还以为,自己永远也见不到安迷修,不过好在,上天还是给予了他一个机会。

他曾经没能好好抓住他,没能好好地利用余生时光,不过没关系,从今以后,他会永远陪着他。

到死,到坟墓里。

《骨剑》

《骨剑》
一发完不好意思艾特一下,写得超级烂!!! @雷安jiqing九十分
真的写得很烂了(想哭)你们将就看吧,请不要喷我谢谢……这算是真正的入党费?
1.ooc预警
2.文笔烂注意

他们又来了。

安迷修漂浮在半空中,静静地看着那帮人和雷狮谈判。

这些号称文物保护者的人总是坚持不懈地来骚扰雷狮,两天一次,搞得安迷修自己都觉得烦了。

雷狮是一个远近闻名的收藏家,他收藏着各种珍贵的文物,从不捐赠,也不开放给外人欣赏。博物馆的人一直想要劝说雷狮将这些文物捐赠出去,但一直没有成功。

“雷狮先生,”一位带着眼镜穿着黑色工作服的女人提了一下眼镜,严肃地说,“保护文物是我们的工作,我们希望你将文物捐赠出来,是为了让他们被更多人所了解,所欣赏。”

“恕我直言,我不会捐出去的,它们在我这里一样可以得到保护。而且,”雷狮优雅地将双手交叉,顿了顿笑道,“他们不喜欢热闹的地方。”

一旁有人听到忍不住偷偷笑了几声:“我说这位先生,文物都是死的,你怎么知道它们喜不喜欢热闹的地方?”

“我相信每件文物都是拥有生命的,你们文物保护者不也是一直说将他们当作生命对待吗?”雷狮不动声色地啜饮一口茶,嘴角是笑的,却没有直达眼底,反倒生出一丝嘲讽。

“好了,已经很晚了,相信诸位肯定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忙,我就不奉陪了。”雷狮起身,“卡米尔,送客吧。”

“是。”一旁的墨发蓝眼少年走上前,道,“请各位移步。”

有人见状如此,不甘心就这样一走了之,说:“雷狮,你真的觉得把那些东西自己藏着是对它们好吗!把它们交给我们博物馆才是正确的选择!”

雷狮原本要走的脚步停了停,他转过身来,阳光越过玻璃抚在他的脸上,他扭头淡淡笑道:“不好意思,他们说不想跟你走。”

“你!”

“送客,卡米尔。”

安迷修看着这一切,眯了眯眼,歪头看着雷狮:“你为什么不把我们送出去?不是说很讨厌大家吗?”

明明前几天整理文物的时候还一个劲儿地抱怨呢。

雷狮瞥了他一眼,走到一扇刻有繁复鎏金花纹的大门前,淡定地拿出钥匙开门,然后一一看着里面各种各样的珍贵文物。

他所收藏的每件文物都有灵,这些古老的东西经过岁月的洗礼和日月的雕刻,逐渐有了灵智,从而形成了灵。

安迷修的本体是一把剑,确切来说,是一把骑士剑,剑鞘在雷狮拿到他时就已经没有了,但是那剑却依旧保持着原来的模样,依旧如同圣光加身,依旧锋利无比,可见收藏者对他是何其上心。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把你们交给他们我可舍不得。”雷狮带上手套,提起那把剑,照例开始修养。

旁边的一对手镯中的红色的手镯飘出来一个红发小女孩,不满地嘟嘴道:“得了吧,雷狮!你舍不得的只有安迷修!指不定哪天就要把我们卖掉呢!”

“就是说啊,你手艺这么好,只肯给安迷修做保养,我们都是让卡米尔来,偏心也真是明显。”黑发少女百无聊赖地坐在一弯巨大的月石上,俏皮地眨眼,“真不知道你对安迷修是什么心思呢。”

“你看来很不满意这里啊,凯莉,用不用我把你送去博物馆?那帮家伙肯定会很乐意。”雷狮威胁性地瞟了她一眼。

“我才不要被那么多少人围观呢。”凯莉撇撇嘴,消失了。

“哎,安哥,你对雷狮感觉怎么样?”红发小女孩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感觉?”安迷修愣了愣,“他性格恶劣,简单来说就是恶党。”

专心做保养工作的雷狮嗤笑一声:“这话都不知道听你说多少次了,安迷修,你能不能把你的臭毛病改改?”

“在下觉得自己挺好的,没什么需要改。倒是你,明明活了这么久却还是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讨厌。”

“啧,我也觉得自己挺好没啥要改的。”雷狮挑挑眉,“安迷修,都二十一世纪了,你的骑士道还没扔?”

安迷修一本正经地说:“骑士道是在下的信仰,会永远信奉。”

雷狮弯了弯嘴角,道:“哼,那倒是。”

夜很深了,雷狮停下手里的工作,揉了揉酸痛的手臂,突然说:“我说,你们有谁想听我讲故事?”

“哎?有故事?我要听我要听!”金发男孩兴奋地从日晷里钻出来,拉着古钟里的银发少年,“格瑞,有故事听欸!”

“哦。”

“那我就不废话了,”雷狮懒懒地坐在沙发上,“从前呢,有一个强大的国家,那个国家的国王有三个儿子,每个王子都有自己的专属骑士。可是最小的王子也就是三王子性格顽劣,一直想要逃离这个国家。”

在又一次的逃亡中,三王子又失败了,这一次,来抓捕他的不是浩浩荡荡的军队,只有一个人,是即将成为他的专属骑士的那个人。

他有些如碧湖般的眼睛,棕色的头发看起来就很温柔,身上穿着骑士团统一的白色制服。

“三殿下,我们该回去了。”骑士笑了笑,向三王子伸出手。

可三王子却毫不留情地拍掉,一双透紫的漂亮眼睛瞪着他:“我干嘛跟你回去!听好了,我不需要什么骑士,你别来烦我!”

“可是不行啊,”骑士很为难,“保护您是我的职责,三天后就是您的成人礼了,您得跟我回去。”

“你自己回去吧,和老头子说我死了就行了!”三王子不再理会他,转身就走。

“哎!你干嘛!”

骑士不由分说便把三王子扛在肩上,大步向王宫的方向走去。

“您必须回去,这是我的职责。”

三王子趴在他肩上摇摇晃晃的,一张白玉的脸涨成了猪肝色,他可以想象到,骑士说这话时脸是多么的严肃和认真,看起来肯定傻里傻气的。

“你放我下来!”

“不行。”

三王子被彻底锁在了宫里,这是国王吩咐的,于是三王子从此讨厌上了骑士,变着法捉弄他,好像这样才能解气。

骑士只好一直忍耐着,有时候也会被逼急和三王子理论,但每次都被三王子一句“你能拿我怎样”弄得哑口无言。

骑士明明是个很正经的人,到三王子眼里却成了愚钝和迂腐,日渐一日的捉弄让三王子渐渐对骑士改观,他觉得骑士傻得有点可爱了。

不知不觉间时间飞逝,日月如梭,由一开始对骑士的讨厌所以才关注到现在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跟随骑士。

量变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引起了质变,有某些东西不一样了。

然而时间并没有等三王子明白这变的是什么。叛贼四起,敌国趁乱进攻,到处都是战火和哭声,昔日辉煌的帝国不复存在。

大王子和二王子全都去了边疆抵御外敌,三王子留在国都安抚人心,本以为这样就能扭转战局,但是每一次边疆传来的消息总是不尽人意,人民逐渐对这个国家失去了耐心,开始组织起义,这成为史上最混乱的战争。

不久后,骑士死了,是为了保护三王子而死的。敌军悄悄潜入国都,想要刺杀三王子,而骑士执行了自己一直以来的约定。

他会永远保护他,直到死。

临死之前,骑士将一颗由生草制成的药丸渡到三王子口中,他吻了他。

生草可以让人不死,哪怕是受到最严重的伤也可以愈合。这是骑士最后的祝福。

那些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心意和情感,一同随着骑士的死消散在了风里。

“切,搞什么,两个基佬。”凯莉翻了个白眼。

“那后来呢?”安迷修问,他突然很想知道后续。

“后来啊,三王子用骑士的骨头做成了一把剑,他把骑士的骨头和骑士的剑融合在了一起。”雷狮轻轻地笑了下。

“三王子和骑士是互相喜欢的对吗?”

“是啊,只是很可惜,他们没有生活在一个好的年代。”

“你有听说过吗?安迷修。”雷狮闭了闭眼。

“什么?”

“灵都是由物体主人的灵魂为原型形成的,只是他们都忘了自己生前的记忆。”

乌鸦之栖:

求扩散辟谣了!!!扩散!
我很感谢po主发言,但是我也很担心你也会被集火啊我真的很担心【】
然后里面说的的确有很多也是我想说的,不过我吐话真的有限。
这件事本无关雷安,但我认为,既然很多人通过雷安看了这件事,误会了很多,所以也希望他们能再看到。

辟谣长微博:

非常抱歉打了雷安tag。

但是之前充满谣言的长微博打了雷安tag,并且雷安家很多太太也被这次事件波及,所以我认为也有必要在雷安tag下澄清一下,3天后就会撤tag。

另外贴一下辟谣微博地址(长微博现在被屏蔽了,大约明天能恢复,希望大家明天关注一下),希望大家帮忙转发一下,非常感谢。

再次为占tag道歉。

本文可以转载